首页 · 新闻 · 川大人物 · 正文

川大人物

中字号

腹有诗书气自华——川大学子韩墨言闪耀中国诗词大会

发布时间 :2018年04月08日 作者 :新生彩票登录官方微博 张诗萌 编辑 :李再睿

4月4日,由中央电视台举办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三季总决赛在北京举行,川大文学与新闻学院2017级本科生韩墨言在比赛中荣膺季军。

据悉,此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赛制有所变化,竞争更为激烈,从十余万报名者中层层选拔出“百人团”,引入全新的淘汰机制;在题型上新增“超级飞花令”环节,使节目竞赛感进一步增强。今年18岁,身高180cm,颇具古典气质的韩墨言,不仅通过了川大校内的初选,在四川赛区选拔中过关斩将顺利拿到“百人团”入场券,还凭借“超级飞花令”的精彩表现圈粉无数,让大家记住了这个来自川大的“诗词少女”。

在本次大赛中,韩墨言所在的青年组强手如林,不仅有北大、复旦等名校的诗词达人,更有“第二届中华学子青春国学荟”形象代言人陈更这样的超级选手。凭借诗词储备量大、心理素质好的优势,韩墨言在舞台上吟诗诵赋、对答如流,不仅顺利通过初选,还从青年组中两次以第一名的成绩杀出重围,最终在决赛中荣获第三名的好成绩。

从“木兰辞”到“钗头凤”

——“其实那时候,我就是想让爸爸妈妈觉得我很厉害。”

和很多同龄的孩子不一样,韩墨言第一次接触诗词,是在三岁的时候。

墨言说,那时候,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,时不时就会在家里品茶谈诗论道,父亲有兴致了,也会教给自己几句,而自己第一首学会的《木兰辞》,就是其中之一。

虽然那时的年仅三岁的她只能跟着父亲一字一句地学,并不知道自己嘴里念出的“关山度若飞”究竟是怎样一幅画面,但这些朗朗上口的文字就像是不小心吹落的蒲公英种子,深深地埋在了她的心里。

墨言说,父亲总是想起什么就教给自己什么,没有什么体系,但一来二去,自己也慢慢学会了《行路难》、《将进酒》一类的诗词,在和父母爬山的时候,也能一边随口背上一句“青青园中葵,朝露待日晞”,一边想象山间景色和海韵涛声。

渐渐地,她开始不满足于等待父亲教自己,悄悄地自己走向一本本古籍,一头扎进那些五言七律之中。

墨言记忆最深刻的是自己五六岁时学会的《钗头凤》,而让她“啃下”这首不算容易的陆游诗作的原因,只是父母夜间的一次谈话。“有次我在卧室不小心听见爸妈在聊这首诗,听起来妈妈特别喜欢这首诗,我就想着一定要把这首诗背下来。”想到这,六岁不到的她揣着“一定得让爸妈刮目相看”的小心思,翻身下床,悄悄拿出自己的电子词典,找到了这首词背了下来。

第二天,打着心里的“小算盘”,墨言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吟诵了这首词,一句“东风恶,欢情薄”着实让父母吃了一惊。墨言说,那个时候自己还不知道这首词背后是爱而不得的痛苦,但想起父母惊异的样子,她颇有一些“小得意”——“爸妈都很惊讶,但都挺为我骄傲的。”

深厚的积累给这个女孩带来的不仅是亲人的自豪,不止于初中高中时得心应手就拿下的作文大赛的各种奖杯,更为她敲开了新生彩票登录中文系的大门,还带她登上了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,成为了惊艳无数观众的“诗词佳人。

她的“特殊的成人礼”

——巨海纳百川,麟阁多才贤

墨言觉得,自己能够登上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舞台,是一个偶然但又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过程非常简单,辅导员偶然发在群里的一条比赛消息,瞬间吸引了墨言的眼睛——“我其实一直都是中国诗词大会的忠实粉丝,想着试一试,就报名了。”

说起比赛之前,墨言甚至觉得自己有些“汗颜”——“我真的没有刻意做太多准备,这些诗歌我生活里经常会背,应该说功夫在平时了。”

平静的心态却为她带来了出色的发挥,带着一颗平常心,这个从小伴随着吟诗诵赋长大的女孩成为了青年团的第一名,顺利登上了自己心中的诗歌殿堂。

录制的时间虽然不长,比赛中的点滴却让她印象非常深刻,她笑称,录制下来第一感觉就是很累。“其实两三个小时的节目,我们都要录制五六个小时,回酒店第一件事情就是吃早餐。”

虽然高强度的录制让她有些“吃不消”,但这次难忘的诗歌之旅成了她记忆里抹不掉的风景,“真的收获了很多,交了很多朋友,我登台那天刚好是我18岁的生日,这份成人礼让我觉得很珍贵。”

除了这份成人礼,节目里和诗歌的亲密接触也让她觉得很幸福,而第一题中《水调歌头》的作者苏东坡,就是这个女孩最喜欢的诗人。

“苏轼真的是唐朝以后文坛最闪耀的一颗星,在我心里,他曾经是一个中二少年,也是懂得享受生活的大叔,更是看破世俗和人生的长者。他就是这样一个真实鲜活的人,而不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神。”

墨言说,正是这样一些“有趣”的灵魂吸引着自己,让自己与诗歌之间有了种种故事。“其实就像我选的那句定场诗——巨海纳百川,麟阁多才贤,我的母校川大藏龙卧虎,而我不过是其中涓滴,我想做的,就是汇入这片诗词的汪洋大海。”

“诗意”的女孩

——“其实我只是把诗歌变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
生活中,墨言经常被朋友们贴上“诗意”的“标签”。

翻看她的空间就会知道,哪怕上日常的一条最普通的说说,她也会特别注意句式工整,对仗整齐,援引辞赋更是不在话下。

但细心的人也能发现,这个女孩同样喜欢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,喜欢摄影,喜欢美食,有时为了一顿好吃的火锅而开心好半天。

在这个女孩心里,自己并不是“过得诗意”,诗歌只是自己许多爱好中的一种,自己喜欢的,更多是“把诗句融入生活。”

“我喜欢引用诗歌,但会用比较幽默地方法去引用”,墨言说,这才是自己真正的爱好,“诗歌离我们并不远,它很接地气。”

进入大学以来,看着身旁不少同学渐渐放下了诗词,墨言觉得有些无奈,她坦言,可能很多同学对诗歌的兴趣都在机械的死记硬背里消磨殆尽了,“其实读诗和刷微博逛知乎一样,也是一种休闲方式,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去尝试一下这种方式,会有很多收获。”

结束了节目录制,返回学校,墨言专门去买了两本余秀华的诗集,想要再去多和这个自己喜欢已久的诗人好好地“聊一聊”。

从三岁不求甚解地跟读到现在随性地在诗歌中徜徉,墨言说,在自己心里,每一首诗歌都是让人欣喜的,“我觉得这种求知欲让我很满足,不管是杏花烟雨江南还是金戈铁马阳关,这些都是很有美感的东西,让人心生愉快。”

未来,这个女孩和诗歌的故事,还会一直写下去——

“诗歌给了我很多,读诗就是给心灵注入养料,让它变得更加饱满、更加有力、更加坚强,去应对一切的爱别离、怨憎会。那种和前人心有灵犀的感觉,让我非常着迷。”

韩墨言说,能以川大学子的身份参与这一场传统文化的饕餮盛宴,无比自豪。她表示,将在导师的教育培养下,不断提高文学诗词修养,努力做一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守护者、倡导者与践行者,肩负起新时代青年学人应承担的历史责任。